嘉基信仰医治研讨 再思未得医治者之牧养

生病时的「医治祷告」,对今日教会及基督徒来说,有什幺需要学习与反思的课题呢?

嘉义基督教医院院牧部好消息协谈中心,八月25日举行基督教信仰与医治研讨会,由国内集医学、心理学及神学研究的四位讲员:谢宏忠牧师、张典齐牧师、谢娜敏老师、蔡茂堂牧师,从不同角度探讨祷告、信心与医治的关係。其中,所有讲员都相信上帝绝对拥有超自然的医治大能;但对教会来说,更需要关心的是「对于95%以上祷告未立即得医治的人,教会怎幺牧养他们继续走人生的道路,将是更重要的事」。

谢宏忠:神能做人想不到的事

针对主题,四位讲员谢宏忠牧师谈「圣灵与医治」、张典齐牧师谈「从牧者看祷告医病」、谢娜敏老师谈「信心在医治上的误用」、蔡茂堂牧师谈「信心与医治」,正如起、承、转、合般地深入探讨信仰与医治。

台湾大学病理研究所博士、灵粮教牧宣教神学院院长谢宏忠牧师首先指出,教会历史在主后500-1500年这个阶段,长期忽略圣灵与医治的关係,主要原因是当时「教会制式化」,教会拥有华丽建筑的礼拜堂,却与彼得所说的「金银我都没有,只把我所有的给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相反,变成「金银教会都有,却失去奉基督的名叫人起来行走的能力」。

他分享自己在台大当医师时,曾与台大爱心团契同工隔着窗户用扩音器为一名病危者祷告,看见这人的病情真的好转、出院。他说,在医学判断上是不可能活的,但「神能做我们想不到的事」。

在海内外各地事奉中,谢宏忠牧师也曾为泰北阿卡族一位眼睛看不见的弟兄祷告,当场这名弟兄在众人面前放声大哭,因为他「能看见了」!去年教会也曾为一名右手不能伸直的幼稚园小女生,在祷告中看见神医治这小女孩的手能够伸直;而他本人曾罹患的皮肤怪病,也被神奇妙医治痊癒。

谢宏忠牧师表示,这些经历让有医师专业的他真的「跌破眼镜」!更对神的大能有深刻的体会,并知道祷告得医治是为了「让神的国彰显出来」。

但他也提醒,神医治人的管道很多,可透过超自然方式、也可透过医学药物,因此不能固定一个模式来看医治。

张典齐:医学专业仍须被尊重

前台安医院精神科主任、荣光小组教会张典齐牧师表示,自己从小在传统教会长大,面对祷告医治,担任长老的父亲曾对他说:「祈祷若会好,还需要医生吗?」因此,过去担任医生的他,是用专业反灵恩。

但现在的他却是在灵恩中被更新,在牧会中经历到神蹟奇事每天都在周遭发生。例如之前他曾为一名戴眼罩的孩子祷告,这孩子的父母亲其实对医治祷告有排斥,但神就奇妙地医治了这孩子的眼睛。

张典齐牧师指出,上帝给教会两个抽屉,一个是「神的道」,另一是「神的超自然能力」。很多人客观知识认识主,但少了主观经历到神的能力,因而无法进入与神更亲密的关係。他曾问其他牧者:「到医院探访是否会为病人医治祷告?」答案都是:「会」。但若再问:「是否相信医治祷告病会好?」答案却是:「不太相信,只是到医院不祷告,也奇怪。」

张典齐牧师坦言,就统计角度来看,医治祷告后,立即得医治的比率并不高,这点他承认,但神的医治大能到今天仍确实存在。

他提醒,在医治祷告服事时,「医学专业仍须被尊重」,并将专业纳入转介系统。若想证明「有信心就不吃药,是有危险的」,而且我们所信的神肚量很大,并不会因为人去看医师就不医治人。

荣光小组教会杨素月师母,也介绍教会很谨慎地在做「内在医治」服事。她与张典齐牧师都强调医治后「不可忽略生命的建造」,让人能真正跟随主。

谢娜敏:95%未得医治者的关怀

Biola University临床心理学博士、嘉义基督教医院兼任临床心理师谢娜敏老师表示,上帝给人有自癒的能力,若医治祷告成功的比例不超过三分之一,那其实就与自癒比例差不多。

她带领会众釐清「奇蹟」与「神蹟」的不同说,神蹟是出于神,但「奇蹟式治癒」并不是基督徒的专利,因为根据研究,民间宗教亦可能有奇蹟、超自然的治癒,基督徒需要留意这些奇蹟并不是出于神。

谢娜敏老师举了国内外多个「信心在医治上被误用」的实例,包括宣称祷告绝对会好、误用信心让家人不再服药而身亡、造成病患不舒服的按手祷告…等。她提醒,神医治人不会给人不必要的痛苦,有些医治祷告把「僭越」当作信心,里头有很多催促、急迫或勉强,但却忽略了从神来的「爱」。

她认为,并不是没有神蹟式的治癒,问题是「把医治祷告讲成每个人都可以被神蹟式的治癒」。殊不知95%以上的人不是祷告就得医治。而且对教会来说,如何牧养这些未得医治的人,岂不是更重要吗?

「医师若没把病医好,病患及家属会怪医师;但祷告没把病医好,却不会怪牧师,有些甚至是怪病人没信心。」谢娜敏老师强调,为病人祷告,「祷告」的本质并不是要神来听我们的,而是我们要听神的。而「合乎圣经的信心」,就是不管医治祷告是否有被垂听,都要更提升我们对神的信心。

蔡茂堂:助未医治者信心不垮台

曾任台大医院精神科医师、台北和平长老教会蔡茂堂牧师的博士论文即是针对「信心与医治」进行研究。他整理有三种类型的信心,包括「宽心丸信心」,例如血漏妇人相信的「方法」是摸耶稣身上的衣裳繸子就会好;「催眠的信心」,例如乃缦将军对「治疗者」以利沙的信心;「超然的信心」,即相信医治不是靠方法或治疗者,而是信靠医治的源头─耶稣基督。这三种信心,也是医治祷告时要先釐清自己相信的是「祷告本身」还是「神医」,或是相信「耶稣基督」。

蔡茂堂牧师表示,他有一次到医院为一名刚出生却罹患血癌的婴孩祷告,后来这小婴孩的病真的好了,现在已5、6岁大。对他来说,他只能说:「感谢主!」他也相信神绝对可以行医治大能。但他更关心的是「多少人医治祷告却没有好?」因为没有好的人佔大多数,教会要怎幺陪伴这些人,帮助他们对神的信心不会垮台,更是重要。

他对于举办医治特会,讲员祷告完拿了钱就走,但是在场没有得到医治的人,却是要留给当地牧者来处理,这样的情况他很不以为然。他不否认神确实给某些人有医治祷告恩赐,但他不认同「只有某个人祷告才有效」,他比较认同「信徒皆祭司的支持服事团队」为人祷告。

蔡茂堂牧师强调,医治的终极目标是「灵命更新」。他非常认同圣经里耶稣医治瞎子后,这位瞎子起来敬拜跟随耶稣,把一生献给神的信心。最后,他以马可福音九章24节:「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作结语,盼每个人都真正到主面前信靠主、相信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