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ssaMayer专访:Google往事不再,我要留在

MarissaMayer专访:Google往事不再,我要留在

持续数月的 Yahoo 收购拉锯战终于结束,Verizon 以 48.3 亿美元收购 Yahoo 网路核心资产也已成定局。但作为主导这笔收购的 Yahoo CEO Marissa Mayer 的去留仍然引发外界持续关注。

近日,Mayer 接受《彭博商业周刊》专栏作家 Max Chafkin 的专访 ,终于开口谈及她本人的职业计划,以及对这笔收购的看法。Mayer 还罕见地提到在 Google 13 年的工作生涯,还聊到 Google CEO Larry Page、Sergey Brin 的大学往事。

一个医科生,迷上符号系统学

Mayer 在 1975 年出生于威斯康辛州一个名为沃索的小城,父亲是一名环境工程师,母亲是一名美术老师。父亲的工程师思维对 Mayer 的影响非常大。

Mayer 很早就在数学和科学方面表现出非凡的天赋,老师们都很喜欢她。儘管 Mayer 一直担任学校活动主持人,但朋友们认为她算不上外向。Mayer 也承认儿时的自己「非常害羞」。

高中结束之际,Mayer 向 10 所大学递交了申请,并被所有学校接纳,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史丹佛大学都在列。她最终选择了史丹佛大学,满腔热情得投入了医学院课程,希望将来成为医生。

但 Mayer 在大一就发现有点不对劲:「大一的时候,当我回到了沃索,发现自己学的东西,跟我在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所有朋友学的东西没有什幺两样。我们都背诵相同的字卡,内容也都相同,什幺碳原子、分子等等。」

Mayer 在专访中笑称,她转主修的理由是「心疼学费」:「由于我读大学的代价要昂贵很多,所以我就想:『我怎幺才能真正从史丹佛大学得到更多东西呢?』」

刚好在这时,Mayer 参加了名为 CS105 的电脑入门课程,并由此迷恋上了一门叫符号系统学的科目:「那年秋天,在返校的路上,我开始编排自己的课程目录。我找到了一门新的主修科目——符号系统,该学科集合了哲学、心理学、语言学和电脑科学。这门学科可以帮助了解人们如何学习,了解人们如何推理,并试图让电脑做同样的事情。」

谈到被这门学科吸引的理由时,Mayer 作了个比喻:「就好比在不开刀的情况下,就能研究人类的大脑一样。」

第 20 名 Google 员工

1999 年 Mayer 大学毕业,不太擅长社群的她依然获得了 12 份工作邀约。

让身边的朋友惊讶的是,Mayer 在全球最大的管理谘询公司麦肯锡以及一家还不到 20 人的新创公司之间纠结不已。

Mayer 私下对这家叫 Google 的新创公司做过前景分析,结果指出,它的成功机率接近 2%。

被专访主持人查夫金问及在这种情况下还选择 Google 的理由,Mayer 解释道:「我麦肯锡参加过面试,那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但是我在那里工作的一些朋友给我介绍了麦肯锡的工作模式,他们说,『我们向上司递交报告后,便得离开房间,然后那些管理层作出决定。』但是在 Google 公司呢,我就可以待在办公室里参与决策,即使自己失败了,也可以在这里学到很多决策过程。」

由此,Mayer 成为了 Google 第 20 名员工,并在 Google 投注了 13 年青春。

直排轮少年 Larry Page、Sergey Brin

Mayer 进入 Google 的 1999 年,也仅仅是 Larry Page 和 Larry Page 创立 Google 的第二年。

「他们两个还一直在校园里滑直排轮,并告诉周围的其他研究生不要打扰他们。」Mayer 向主持人描述了两人在史丹佛大学的模样。当时正在攻读博士的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算是 Mayer 的师兄。

「他们仅用了短短一年时间,便从博士研究生华丽转身为商界领袖,真的令人很佩服。Larry Page、Sergey Brin 是不可思议思想家。」Mayer 评价道。

而 Mayer 自己在 Google 的生活,是天天「亢奋」模式:「在 Google 公司的经历中,所学到的另一部分就是认识努力工作的价值。有人问我:『你每周工作能够达到 130 个小时吗?』答案是肯定的。在这里,你得规划何时睡觉,何时洗澡,多长时间上一趟洗手间。在 Google 的头五年时间里,除度假期间外,我每周至少熬一个通宵,而度假是少之又少的。」

在 Google 期间,Mayer 还与 Google CEO Larry Page 短暂相恋过。他们的关係非常隐秘,从来没有在办公室中显示过爱意。有 Google 员工描述他们的关係为:两个安静的人悄悄约会。

Yahoo 故事

2011 年,和多位 Google 元老不和的 Mayer 接到 Yahoo 董事会邀请,离开 Google 接任 Yahoo CEO。但当时 Yahoo 面临两大挑战:一是用户对公司产品兴趣下降,二是来自金融方面的挑战:Yahoo 所持阿里股份价值超出了其核心业务价值。

Mayer 也在访问中承认接手 Yahoo 的困难:「当时在试图帮助 Yahoo 实施转型,将产品从桌电过度到手机上,我知道我花了大量时间。但我不知道我在学习税法以及形成关于中国电子商务的观点上到底花费了多长时间。」

当主持人问及 Yahoo 的行动化战略为何如此难实施时,Mayer 说:「早在本世纪初期,网路刚刚起步,人们根本就不会去想 Yahoo 将会在哪里止步。媒体实施转型非常困难。当前 Facebook 占据主导地位,但即使是他们自己提供的估测数据,显示人们花在 Facebook 上的时间,可能仅仅占到花费到行动装置总时间的 20-25%。今天的媒体更加碎片化。」

Mayer 坦诚,转型失败是 Yahoo 市值从 2000 年巅峰期的 1300 亿美元滑落到 48.3 亿美元,最终被出售的核心原因。

而在 Verizon 的收购提案尘埃落定后,Yahoo 被出售的契机和方式也备受质疑,交易内幕也引起了外界很多猜测。

在专访中,Mayer 透露了交易前股东僵持的状况:「在我们的股东当中,存在两个不同的优选方案。对于部分 Yahoo 股东而言,他们真正关心的是公司的数位广告和网路业务,以及关心这些业务是否可能出现转机。但另一部分 Yahoo 股东关心的是谁拥有 Yahoo,因为他们看到了庞大的正面交易机会,这可能涉及到 Yahoo 丰厚的亚洲资产如何处置。」

Mayer 称,管理层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保证双方利益都得到尊重:「但我们作为管理层,需对二者负责。而 Verizon 收购 Yahoo 的核心网路和媒体业务,对我们来说可谓一石二鸟。」

留在 Yahoo,期待新篇章

目前 Yahoo 交易还在进行中,而作为 CEO 的 Mayer 去留成了最大的疑问。Mayer 在访谈中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留在 Yahoo。

「今年早些时候,我一边负责 Yahoo 营运,同时评估 Yahoo 出售事宜,而且还吸纳了新的董事会成员。我有两个双胞胎婴儿,我的丈夫以及一个三岁半的儿子,他们都需要照顾,所有这些中的任一个角色,都需要一个全职人员。」Mayer 谈到自己的身份时说。

但忙碌的生活并没有让 Mayer 有任何休息的念头:「我打算待下去。我喜欢这个公司,我想目睹 Yahoo 开启新篇章。」

「我爱设计,我爱人工智慧。作为一名执行长,我认为我真正练就了一套很强的技能,并积累了丰富经验,我真的希望未来有机会能够应用这些技能。但我永远不会为自己订下五年计划,假如当年我 18 岁时坚持自己最初的五年计划,我就会错过发生在我身上的每一件伟大的事情。」Mayer 冷静而充满期待地分析她崭新的职业生涯。

站在又一个人生分水岭上眺望,这位 41 岁的金髮女士似乎毫不畏惧任何疑问的目光。正如 17 年前,她走进只有 19 人的 Google 办公司大门一样。

上一篇: 下一篇: